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泉州旅游 > 下设单位 > 正文

游子驾鹤归故里满乡愁:泉州籍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

发布日期:2018-1-14 上午 02:39:38 浏览:350

来源时间为:2017-12-15

泉籍著名诗人、作家余光中14日上午于台湾高雄病逝,享年89岁。诗翁曾因创作《乡愁》等诗饮誉海内外,近10多年来,他更是频频返泉,力促两岸文化交流,备受泉州乡亲爱戴。

­2011年4月,余光中再次来到泉州,花了1个多小时,以1060步走完洛阳桥全程。

­2003年9月,阔别七十余年后,余光中首次回到故乡泉州永春桃城镇洋上村。

­2004年8月,作为“魅力城市推荐人”的余光中先生与泉州魅力大使陈彬妮共同在洛阳桥拍摄外景。

­2003年9月,余光中在福建参加“2003‘海峡诗会’——余光中诗文系列活动”。(本版图片陈英杰)

­余光中祖籍永春,1928年生于江苏南京,他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称之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驰骋文坛逾半个世纪,被誉为当代文坛苏东坡,梁实秋曾盛赞余光中是“右手写诗,左手写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2011年,余光中获首届“全球华文文学星云奖”贡献奖。

­调头一去是风吹乌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2003年,在阔别家乡半个多世纪后,老诗人终于踏上了返乡路,回到永春故居圆满地完成了“寻根之旅”;2004年,他又专程回到家乡,欣然担任泉州参评“中国最佳魅力城市”的推荐人,向海内外宾客介绍自己美丽的家乡;2011年回乡时,他的诗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为家乡留下了新的诗篇——《洛阳桥》,该诗在《泉州晚报》首发后,引起了广泛共鸣。

­提起余光中,许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那首《乡愁》。对此,余光中希望广大读者看到《乡愁》,不要是第一首,也是最后一首。他生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做诗千余首,散文至少也有一两百篇,不仅是在诉说乡愁。最近十几年,我又在写关于环保主题的诗,希望广大同胞珍爱自己脚下这片土地。”

­“诗与文各有用处,抒情时宜用诗,记事时多用文。”余光中生前说,作为一个成熟的诗人或作家,不仅要熟悉各类题材的文学作品,还要能运用各种体裁进行创作。在众多散文作品中,《听听那冷雨》是余光中最喜欢的一篇。这篇散文是余光中的代表作品,正如《荷塘月色》之于朱自清,《茶花赋》之于杨朔一样,比较集中地反映了他的创作主张及艺术风格。余光中是位高产的作家,风格多样,读者可以感受《我的四个假想敌》里的慈爱和风趣,也可能欣赏《等你,在雨中》的温柔与浪漫。

­家乡人民对诗翁的热爱不仅限于诗文,还创排交响诗剧《乡愁》,建设余光中文学馆,迎接其成为泉州华光职业学院“世界文化名人村”的首位“村民”……通过各种方式表达对诗翁的热爱之情。

­据悉,1992年,余光中首次应邀回大陆。此后20多年来,他前来大陆多达60余次,除了回泉外,还踏足山东、湖南、湖北等很多“小时候都没去过的地方”,写了许多关于返乡的诗。(记者陈智勇)

­故乡怀念

­乡愁故里再也迎不来余老了

­□讲述人:李端阳(永春县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局长)

­“乡愁故里再也迎不来余老先生了。”接受记者采访时,永春县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局长李端阳非常遗憾地说,约一周前,永春的一位族亲还跟余老联系过,邀请余老回来看看,当时余老回复说,这段时间身体不大好,可能一时来不了,“没想到如今再也见不到余老了”。

­李端阳说,余老对永春充满深情,曾写过这么一句诗,“乡心应似桃溪水,长怀来处是永春。”余老祖籍地在永春,永春是余老的根,祖居“鼎新堂”保存完好。2003年9月,余老偕夫人范我存一起回到永春桃城洋上村,这是余光中晚年的第一次原乡行。据媒体报道,回到家乡,余光中动情地向亲人倾诉思乡之苦,“永春是我的故乡,我的根就在永春,以前失去了几次返家的机会,这次无论时间怎样匆促,都要到家乡走走看看。”

­昨日下午,寒风阵阵。伫立在永春县桃城镇花石社区的余光中文学馆,这座以余老的名字命名的文学馆再也等不到余老了。2015年11月,余光中文学馆揭牌,余老亲临现场。李端阳说,建文学馆的时候,余老多次来永春,并捐赠了大量的手稿、文集、画作等。

­李端阳介绍,该文学馆总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借鉴永春乡村的传统建筑风格,采用白墙灰瓦的立面形式,寓意着白纸黑墨的文学气息。文学馆以展览文学作品和文学为主,兼具展览、名人馆及舞台剧场等空间功能。该文学馆成了永春对外交流、对台交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影响深远,意义非凡。

­(记者黄墩良)

­“除了痛还是痛!余老走好!”

­□讲述人:梁白瑜(曾任永春县桃源乡讯记者)

­“除了痛还是痛!余老走好!”在微信朋友圈,梁白瑜写下了这么一句话,并转发了自己2016年写的一篇文章,文章题目为《去年今日——写在余光中文学馆开馆一周年》。

­梁白瑜原先在永春县委报道组工作,因为余光中文学馆的事宜,她曾经到台湾拜访余老。

­梁白瑜在文章中写道,“开馆前几个月,我突然接到书写布馆大纲的工作任务,内心开始忐忑。毕竟那是余光中,读着他的诗文长大的我怎能不忐忑?开馆前两个月,怀揣大纲,我来到高雄,在一家饭店里见到余光中及其夫人范我存、二女儿余幼珊三位老师,虽然同行还有多人,然而忐忑却敲打得我内心只剩神曲。当三位老师接过简陋装订的大纲并开始翻阅时,我已几乎不能呼吸……”

­次日,梁白瑜如约来到余老家,余幼珊老师告诉她:“昨晚回来,我们大致翻看了一下。有这份大纲,我们放心了。”

­几天后,三位老师与梁白瑜搭乘同一航班回到永春。当晚,余幼珊与她相约见面。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她们各执一份大纲,一个标点一个字一句话推敲去。近两小时后,终于读完。余幼珊告诉她:“我父母也已比较仔细地读过了这份大纲,我们是满意的。谢谢你!”

­后来,梁白瑜又接到写“序”与“跋”的任务。开馆前一天,余老及其家人花了好几个小时,详详细细参观了整个馆,站在展板《走进余光中的文学世界(序)》《悠悠桃溪水酿醉乡愁(跋)》前,老人家微笑点头,对此评价“不错”。

­开馆当天,梁白瑜担任解说一职。完成后,余幼珊老师特地发来信息给她:“很精彩。谢谢你!”

­在文章中,梁白瑜深情地写道,“年近九旬的老人啊,学贯中西、名誉四海却始终如赤子般对土地一往情深、对中文一往情深、对中国文化一往情深、对字与纸一往情深,而这一份份一往情深怎能不让浅薄的我畏惧呢?”(记者黄墩良)

­原乡之情

­十余载间多次回乡寻根

­余光中辞世的消息让人无限悲痛。长久以来,记者一直固执地认为,这位鹤发童颜的诗翁不会老,会一直奔忙海峡两岸,再续“乡愁”。

­2003年9月,余光中偕夫人范我存一起回到永春洋上村,这是余光中晚年的第一次原乡行。记者有幸随团采访,走进余家祖厝、畅游牛姆林、观赏白鹤拳……通过近距离的接触进一步感受这位深受两岸同胞喜爱的老诗人。此后,余光中每次回乡,记者几乎都循着诗翁的足迹,感受满怀的“乡愁”。

­海外漂泊近70载重归故里

­调头一去是风吹乌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1949年5月,余光中随家人迁居台湾,之后近70年未曾返乡。2003年9月,时隔半个多世纪,诗人终于踏上了回乡的路,回到永春故居。

­“只要是桃溪水流过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我一定不会忘记。”2011年10月,时隔第一次原乡行8年后,余光中偕夫人再次返乡,这一次诗人是应邀专程回洋上参加祖父参与创办的洋上小学百年校庆。参加校庆前,诗人特地再次回到“鼎新堂”祖厝谒祖。望着祖先牌位,余光中脱帽,与夫人一起郑重礼祖。而后,余光中走向厅口,遥望祖厝外的玳瑁山、铁甲山沉思。沉吟数十秒后,即兴写下“铁甲入吾叔之画,玳瑁当入吾之诗。江湖子弟悲白发,海峡五秩今始归”的诗句,表达了游子归家的情愫,并郑重地与夫人范我存一起在诗上签名。

­正如诗翁第一次原乡行在华侨大学的讲座上所感慨的一样:“离开了家,才知道家的可爱;离开了国,才知道国的可贵。一个人只有当了浪子后,才能明白这一切。”这也许就是诗人的原乡情结。

­把泉州魅力讲给全国人民听

­2004年9月15日,泉州市将“最佳中国魅力城市”的称号收入囊中,而全国只有10个城市获此殊荣。从申请到入围,从获得提名城市到最终摘得桂冠,泉州在强手如林的城市竞争者中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在600多个城市中脱颖而出。

­评选中,余光中担任魅力城市推荐人,为泉州成功荣选“最佳中国魅力城市”尽心尽力。余光中说:“泉州的魅力表现在许多方面。首先是历史,我觉得泉州历经1000多年的发展,特别是宋元时期对外交流非常活跃,宗教文化多元,保留的历史景观非常多、非常丰富;家乡的名人众多,特别是有郑成功这样的一代名将,为此我感到特别自豪。作为泉州申报‘魅力城市’的推荐人,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怎么样挖掘泉州多元文化的精髓出来,怎么样才能生动地把家乡独特的魅力讲给全国人民听。”

­重走洛阳桥新诗献故乡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东西塔还要对望多少年?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多少船开出了泉州湾?”2011年4月22日,余光中也以赤子之心,用1060步走完洛阳桥,他“一脚踏上了北宋年间”,足迹与历史的脚印重叠在一起,他的心灵被深深地触动了,为家乡留下了新的诗篇。这是余光中写的第一首关于泉州的诗篇,他表示:“我还会来泉州。”当年5月26日,受余光中之托,台湾海峡两岸和谐文化交流协进会会长陆炳文带

[1] [2] [3] [4]  下一页

最新下设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